连发安全事故 碧桂园总裁鞠躬道歉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8-08-04

针对近日发生的多起建筑工地安全事故,8月3日,碧桂园举行了媒体见面会进行了集中回应,碧桂园总裁莫斌在现场鞠躬道歉。此前业界有声音怀疑其高周转模式引发事故,对此,莫斌表示,主要是赶工期,与工程质量没关系,“我们的高周转是重视质量的,不是忽视质量的高周转。”莫斌称,已对区域总裁、项目负责人等做了降职、免职等处理。昨日碧桂园股价下跌1.27%,收于10.88港元。

  事故频发

  上半年已致8人死亡

  公开报道显示,今年上半年,碧桂园已经连续发生多起安全事故。

  4月7日,广西崇左碧桂园项目二期一工地发生坍塌,致1死1伤。

  6月24日,碧桂园位于上海奉贤一项目在进行6层屋面混凝土浇筑作业时发生一起模架坍塌死亡事故,造成1人死亡,2人重伤,7人轻伤。

  7月26日,受短时强降雨及瞬时大风影响,安徽六安碧桂园项目一处围墙和活动板房坍塌,造成6人死亡、1人伤情危急、2人伤势较重。

  8月1日,江苏南通启东碧桂园中邦上海城二期一处在建楼房楼顶着火。

  碧桂园在7月27日宣布,已通知所有施工合作单位立即停工,彻底排查和整改安全隐患,包含工程红线以外的施工队临时设施都应纳入本次检查整改范围。

  8月3日,在媒体见面现场,碧桂园总裁莫斌表示,对于近期几起安全事故,作为建设方,碧桂园监管不到位管理不到位,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董事局主席杨国强也表示,以后安全事故,见一个处理一个,不能有任何理由出现。

  对于今后的建筑施工安全问题,莫斌指出要做好“五个进一步”。其中包括,对所有在建项目进行交叉以及自查式的质量隐患和安全隐患检查工作。优选施工合作伙伴,加大在合同里做好质量和安全的奖励比重。

  背后原因

  赶进度压缩工期

  对于较为严重的六安碧桂园项目事故发生原因,莫斌表示,和工程质量没有关系。政府的调查报告出来了,区域和项目负责人为了赶上暑假期间,让更多的学生和学生家长看样板房,赶工方面做了一些安排。

  “我们对区域总裁,对执行总裁,对工程负责人以及对项目总分别做出了降职、免职和除名的处理,下一步根据政府的调查报告,对总部相关的高层包括我在内,做进一步的处理。”莫斌说。

  7月30日,上海奉贤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公布的6月份奉贤碧桂园坍塌事故的调查结果显示,上海碧桂园项目坍塌死亡事故是一起生产安全责任事故。其直接原因是,支模架的构件搭设未按上海市工程建设规范的规定执行。间接原因是,建设单位盲目赶工催进度,压缩工期。还有就是施工单位施工组织不规范、安全制度不落实,监理单位监理不到位,劳务分包单位对作业人员现场管理不到位。

  据之前央视新闻报道,上海碧桂园出事项目的施工单位为中天建设,曾多次因未严格按照建筑业安全作业规程或标准进行施工,被有关部门行政处罚。

  九洋建筑工程董事长王双林告诉记者,工期太快就会导致很多工作做得不充足、不到位,不去按照国家规范施工,如果按照规范施工,是不会出现事故的。 新京报记者 段文平

  ■ 质疑

  极致高周转惹的祸?碧桂园否认

  催进度、赶工期无不指向碧桂园的高周转模式,这也是其引发舆论指责的主要原因。

  碧桂园副总裁陈斌表示,高周转是资金的概念。对于工程来讲,是在确保安全和质量的情况之下,通过精心科学的工程策划,将浪费的,空置的,闲置的时间节省下来,然后优化工期。

  业界普遍认为,通过高周转,不少房企迅速在几年内做大规模。特别是在今年融资收紧、成本增高的情况下,不少房企都加速周转率。在高周转方面,碧桂园做到了极致。今年4月,碧桂园连发三份由总裁莫斌签署的内部文件,要求提高三四五线城市项目周转速度、报建速度、供货速度。诸如在设计方面,所有三四五线城市项目须采用标准化产品,设计院接到营销户配及设计要求后,当天内出图。诸如开盘工期,3个月开盘奖励20万,如果开盘工期在6个月到7个月之间,罚款20万,如果大于7个月,项目总撤职。

  在高周转模式下,碧桂园的年销售规模持续放量。数据显示,2016年碧桂园销售规模突破3000亿,2017年突破5000亿,2018年前6个月已经达到4125亿元。

  ■ 声音

  “高周转不能‘快’在工程上”

  京投发展总裁高一轩认为,高周转是当下房地产行业资金紧张、去杠杆降负债的一个必然选择。但是要清楚的是,房企高周转可以快在哪?不能快在哪?是手续快、工程快还是回款快?

  高一轩认为,手续需要快,但是工程不能太快,施工跟人一样,回填、沉降等是一个自然的过程,要到位,如果不到位强行进行下一步,会留下很多隐患。当然,回款上也需要快,银行可以把放款环节的一些过程前置,缓解房企焦虑。

  ■ 相关

  业绩大涨背后碧桂园负债率高企

  碧桂园的业务收入主要来自房地产开发、建筑、物业投资、物业管理及酒店经营。2017年度,碧桂园的收入约为2268.99亿元,较2016年度增长48.2%。其中97.0%的收入来自物业销售,3.0%的收入来自其他业务。

  2013年至2017年,碧桂园合同销售金额的复合增长率为51%。快速复制的生产模式下,据东方财富数据,碧桂园的总营收达到了2269.0亿港元,居行业第三。

  碧桂园创造的一系列的可观数字背后,与其高周转的运作模式密不可分,从事审计工作十多年的高级会计师杨明向新京报表示,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存货周转都是越快越好,房地产企业尤其是这样,它是资金密集型企业,高周转是保持公司资金流流畅的决定因素,一旦存货周转不动了,企业的运作就会出现问题。

  公开数据显示,碧桂园的负债率高企。截至2017年底,全国11个一线房企中,碧桂园负债率高达88.89%,截至2017年12月31日,总负债金额超过9330亿元。

  针对市场关于碧桂园9000亿负债的说法,在媒体见面会上碧桂园首席财务官伍碧君回应称,截至2017年底可动用现金余额1484亿,短期有息负债683亿,未动用银行授信额度2485亿,公司当前现金充裕,信用评级良好。总负债是会计上的报表科目,并非真正的有息负债,有息负债仅有2148亿元。

  此前5月28日,上交所网站更新信息显示,碧桂园拟发行的200亿元公司债再度被“中止”,这是这笔发债计划被二度中止。


[返回]


你可能感兴趣的楼盘